欢迎访问网站目录,快审请联系:快审请联系我
您好,请 【登陆】【注册】
360共有:96个优秀站点 , 15个站审核中 , 共有:18819篇资讯。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系统教程>

智能网联汽车发展问题显现:两会代表建议加强数据安全、自研操作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3.08 浏览:

  网络安全系统要像‘安全带’一样列为智能汽车的标配,同时着力解决‘卡脖子’的操作系统问题。

  随着智能网联汽车的快速发展,近几年,技术的突破、法规的完善等问题,一直都是全国两会期间汽车界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热点。

  在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不少代表委员继续对推动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建言。

  与往年类似的是,多位代表委员就推动自动驾驶法律法规完善、自动驾驶研发及推动自动驾驶商用等问题,提出了建议。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与智能网联汽车有关的提案议案中,除了重点关注“卡脖子”的智能汽车芯片之外,智能汽车的安全以及智能汽车底层操作系统的研发,引起了行业关注。

  加强智能汽车网络安全

  日前,全国政协委员、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去年,360发现了一款全球知名汽车品牌的几个云端漏洞,通过这些漏洞,360的安全人员可以对该品牌2017年以后出厂的百万辆以上的各种豪车进行远程操控,包括开车门、启动和熄火等。360把这个漏洞提交给该汽车厂商,对方及时修补了漏洞。

  远程操纵汽车,这样在科幻电影中市场出现的场景,极有可能在未来真实发生。

  智能汽车在技术不断完善的同时,网络安全成为不得不被重视的一环。

  “要把网络安全系统像‘安全带’一样列为智能汽车的标配。”今年两会期间,周鸿祎对如何加强智能汽车网络安全提出了相关建议。

  针对智能汽车可能产生的安全问题,周鸿祎建议国家加大鼓励和引导汽车企业,将智能汽车的联网安全防护体系纳入车辆生产、销售和服务体系中,并逐步形成强制性要求,像汽车安全带一样,列为汽车安全的标配。

  此外,汽车行业应加大网络安全投入,以安全大脑为核心,建设智能网联汽车安全大数据平台、安全智能分析平台、应急响应平台等网络安全基础设施,形成智能网联汽车安全能力体系。

  周鸿祎还建议,推进智能汽车联网安全测试成为新的、常规的“汽车碰撞测试”,甚至适时建立强制测试;定期开展实战攻防演练和能力评估,不断检验和提升车企相关行业安全防护、应急处置和指挥调度能力。

  事实上,除了专门从事网络安全业务的360之外,不少主机厂也已经意识到了在智能汽车时代,网络安全、数据安全的重要性。

  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指出,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在数据获取和使用过程中,目前还存在数据采集和存储方面责任、规范要求不明确,数据的商业用途约束要求不清晰,对于数据泄漏的防范不足,对于数据违法的处罚力度不够等问题。

  对此,陈虹建议建立准入制度,比如智能网联汽车数据(包括高精地图数据)的采集、存储和商业用途需经国家相关部门备案管理,只有满足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要求的智能网联汽车产品才能进入汽车公告目录。

  加强数据隐私保护,智能网联汽车企业对于可能存在的隐私风险具有告知义务,并且在收集、使用、转移、删除数据时给予用户自由选择权。同时,企业也需要提升软件的安全性,在分析处理数据时要进行数据和个人身份的分离,并将数据匿名化,以确保数据的安全。对于个人数据能否被使用以及具体使用目的,用户应拥有选择权和知情权。

  此外,陈虹还建议,制定过程审查制度,比如要求智能网联汽车的制造和销售企业建立完备的数据安全管理和软件升级流程,同时智能网联汽车提供的数字服务内容也需要接受政府部门的监管和审查,并对所涉及的敏感数据及个人隐私数据出境问题做出明确的规定。

  组建操作系统“国家队”

  全国人大代表、哪吒汽车董事长方运舟提出了集中力量攻克智能汽车安全实时车控操作系统技术难题的建议,提议成立“国家队”, 制定中国汽车操作系统的发展纲领和行业标准,鼓励和引导中国汽车操作系统的发展,合力攻克这个涉及汽车行业未来发展的关键技术。

  “操作系统就会像芯片一样,是我们的‘卡脖子’技术,操作系统在使用过程中必须具备实时性、安全性和可靠性等功能,所以我提出了我们国家要集中力量开发中国汽车操作系统的问题。”3月6日,方运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汽车正在承载越来越多的属性,从单纯的出行工具,到新一代的移动智能终端,这意味着汽车会被赋予越来越多的创新功能,同时,由于“软件定义汽车”带来的开发方式转变,这些功能的迭代将变得很快,功能趋向于复杂。

  操作系统作为承载技术架构底层,需要满足汽车这样复杂机电一体化系统的需求,保证行驶安全和信息安全。

  方运舟认为,国际上以特斯拉为代表的车企开发的一些操作系统比较初级,只是车载类平台,还不能称之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操作系统。这些操作系统目前只是车载平台的操作系统,它是把手机的功能搬到汽车上,不能实现集控制端与娱乐化为一体的操作。

  “操作系统的架构需要有高安全性、高可靠性、实时,并且还要求开源开放,这才能被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操作系统。”方运舟强调。

  与手机类似,未来智能汽车的操作系统可能就只有两到四个。因此,在智能汽车产业,操作系统会成为国与国之间的核心竞争点。

  对于发展智能网联汽车操作系统,方运舟在今年两会的提案中主要提出了两个大方向的建议。

  在技术层次方面,方运舟建议我国成立一个操作系统技术委员会,来制定操作系统的技术发展路线、架构、协议和标准,这样可以强化操作系统的实时性和高可靠性,把这些规定好之后,汽车厂做汽车,互联网公司做互联网,软件公司做软件,传感器公司做传感器,各方遵循统一的标准、接口和协议,可以充分地发挥我们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特征。

  政策和资金支持方面,由于操作系统的开发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需要5—8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真正不断地优化、发展或者迭代。这就需要国家成立专项基金、产业引导基金等,在资金方面也给予支持。同时,资金不仅仅围绕着操作系统,也围绕着整个智能汽车的生态圈,要组织全社会资源来参与智能汽车的研发。

0
赞一个

评论

游客,你好!评论请填写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